发生在新宿五丁目的事件,岩桥慎一自己,也倾向于这件事是外部势力的手笔。是有人在利用新宿五丁目的开发计划暗中生事,而非稻川会的内部权力斗争。
    但是,岩桥慎一固然认为这件事是有人暗中挑拨,可如果这么做是为了挑动稻川会内部分裂,未免说不通。
    如果真的是要挑动稻川会内部的分裂,就目前所使用的手段来说,显得十分粗糙,不够高明。
    尽管表面上,稻川会的确发生了内部分裂,抗争一触即发,但那仅仅只是“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进展。甚至,也许稻川会已经识破了这样拙劣的手段。
    岩桥慎一和今井这样的局外旁观者,都能把思路转向是有外部势力在兴风作浪,稻川会不应该想不到。哪怕是为了保全沾了一身腥的稻川裕紘,稻川圣城也应该会把众人的目光往这上面引导。
    在有稻川圣城坐镇的情形下,根本不应该一步步滑向现在的这个局面。
    而这便是岩桥慎一看来的问题所在。
    稻川圣城足以庇护自己的儿子,让他顺利继承稻川会的总裁位置。这样的情形下,新宿五丁目的事件是内部权力斗争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
    但如果是外部势力挑拨离间,为什么,稻川圣城放弃了所有能够补救的方法,在每一个可以出手的关键点都选择了按兵不动,放任稻川会内部的分裂走到了如此严峻的地步?
    除了这是稻川圣城故意为之,岩桥慎一想不出更加合理的解释。
    固然现实中的权力斗争有时候蠢到无以复加,但是,极道组织和普通企业是不一样的。在那个极道的世界里,一旦失去了威望,就再也无力回天。
    为什么要故意闹到这样的地步,甚至要承担稻川会分裂的风险?
    如果说是要借着这个引子,清洗稻川会内部的反对势力,一来说不通,二来,如果是这样,就不会至今都没有真正行动过。
    那么,就只能去考虑另外一种可能:稻川圣城另有图谋。稻川会内部现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情形不过是表象,稻川圣城真正看着的,是其他地方。
    稻川圣城真正看着的,到底是什么?
    就像是一块拼图,缺少了最重要的那一块。
    “岩桥桑。”今井忽然开口,把岩桥慎一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有些意外、但又有几分找到了同好的欣慰,“没想到,岩桥桑对这些事这么感兴趣。”
    岩桥慎一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睁眼说瞎话,“不管怎么说,我的小时候,也是看过任侠电影的。虽说现实和电影不是一码事,但听到关于极道的事,难免会觉得很有趣。”
    “是吧?”今井如同遇到知音,“感觉那是另外一个世界。”
    岩桥慎一客气地笑笑。在和今井说着这些的时候,他不禁觉得刚才的这些想法多余。何必要为了一件离自己很遥远的,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特地费这样的心神呢?
    就算硬要说有什么关联,最多也不过是他在新宿五丁目的那一坪半土地,因为那桩无头命案,如今拆迁不了。这一点小小的关联而已。
    然而,不管新宿五丁目的事件,真相到底是什么,稻川会真正想要图谋的又是什么,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在发生了这件事之后,稻川会的前台企业立川兴产,就无法再重启对那片街区的开发计划。要想消除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重新获取还没有卖出土地的居民的信任,说得再远一点——土地开发完成以后,能让有意向的买主没有负担的前来购买,那片街区的开发,就必须要和导致了这件事发生的立川兴产划清界限。
    这样一来,那一坪半土地想要拆迁,就更是遥遥无期了。
    那一坪半的土地……
    岩桥慎一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觉得稻川会如今的争斗,也未必真的是件离自己很遥远、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
    他在心里想到了这些,开始盘算,把新宿五丁目那片街区,从决定要开发起,再到发生了无头命案、以及嫌疑人被锁定为稻川会直系组成员,然后是稻川会如今的内部对立,这一系列事情的相关资料都收集起来,找寻其中透露出的信息。
    还有自己曾接到过的两通电话。
    第一通电话里,开价要买他的那块土地的小阿飞,根据和今井的交流,基本可以确定,是立川兴产为了强迫周边不想搬家的住户同意拆迁,故意买下这样零散的小块土地,再在这块土地上制造麻烦,影响邻居们的生活,直到他们忍无可忍,签下同意书。
    但第二通电话,开出了一个更高价格想要买那块地的小阿飞,至今也不知道那个人的来路,更猜不到他为什么要买这块地。
    关于这通电话的问题,答案是否重要不得而知,但岩桥慎一如今可以猜测,或许第二通电话,是稻川会之外的势力打过来的,但具体为了什么不得而知。
    之后,也并没有极道的人找过他的麻烦。
    如果第二通电话,以及新宿五丁目的案子,都是外部势力的手笔,那么,应该是哪一家的势力?
    关东的大型组织,稻川会与住吉会占据第一二把交椅。
    如果稻川会分裂,势力衰弱的话,对近几年来风头强劲的住吉会来说,或许是件好事。然而,住吉会如果要扩张,去挑拨和自己实力相当的稻川会,能得到相符的利益吗?
    除了住吉会之外,关东还有什么其他别的组织?
    岩桥慎一心想,如果要理清其中的事,看来,还要再去查看关东其他大型组织的资料,以及近来的有关动向。
    要知道这些,眼前的今井,就是最好的帮手。今井可称得上是个“极道通”。岩桥慎一随口打听,从今井这里听来,关东的大型组织,除了稻川会与住吉会,还有松叶会与极东会。其中,松叶会的势力在浅草一带,倒是极东会,他们的大本营就在新宿。
    但是,极东会与稻川会,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没有去做这件事的理由。
    岩桥慎一大概听了一番,在今井对他的好奇心感到奇怪之前适可而止,没有要拉着今井刨根问底的打算。
    有了大概的方向,要知道更具体的情报,就会变得容易许多。
    ……
    今井起身告辞,岩桥慎一送他到门外,自己也回了办公室。他站在窗前,低下头,看着脚下。
    下午四点钟,外面风平浪静。然而,想到存在于暗处的什么人,以及朦胧不见真相的事件,岩桥慎一又不免产生一种暗流涌动之感。
    就是上一次和今井见面之后,岩桥慎一回到公司,在办公楼外,那个奇装异服的青年忽然冒了出来,对着他大喊:“KIRIN桑!”
    那个奇怪的青年,和竹山宏司之间,有什么关系?
    竹山宏司寄爆料信给《周刊现代》,是在今年三月份的事。那个奇怪的青年出现在自己面前,是在今年的四月中旬。这中间,相隔了一个多月。
    是竹山宏司在爆料失败之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别人,因此引来了试探的人。还是有其他人也在最近发现了这件事,特别过来找他确认。又或者……
    竹山宏司,就是那个青年。他在爆料失败之后,因为不甘心,找来这里,想拿到更加有说服力的证据。
    那封爆料信上,有竹山宏司的地址。这个人住在江户川区的葛西一带。要想知道那个青年的真实身份,只要去找到竹山宏司,看一看他长什么样子,自然知道答案。
    但是,为什么要去找他?找到了他,又要做什么?
    尽管没有见过竹山宏司,也没有和那个奇装异服的青年搭过话,但是,岩桥慎一对这两个人、或者是同一个人没什么好印象,甚至,从被爆料和被人在外面突然叫出名字这两件事当中,体会到某种不怀好意。
    在岩桥慎一露面次数增多,尤其是在参加了广播节目之后,有不少听众寄信给索尼,说他的声音,和DREAMSCOMETRUE长颈鹿男的声音很像。如今,在一小部分人那里,长颈鹿男的身份,或许是个谜底心照不宣的问题。
    但是,像竹山宏司这样,带着“声音、背影一模一样”的所谓证据去给杂志社爆料,或者像是那个青年那样,直接跑到他的面前试探他,这样的突发情况,至今不过这两桩而已。
    无论是执意要爆料的竹山宏司,还是打着出其不意套话主意的那个青年,在这两件事之中的做法,都有一种微妙的来者不善。
    在读过了竹山宏司的爆料信之后,岩桥慎一甚至考虑过,是不是要主动出击,先把这件事说破。
    事到如今,DREAMSCOMETRUE已经是曰本风头最胜最畅销的乐队,如果由自己这边精心安排之后曝光,在已经有了成功这个“结果”的现在,即使公开了长颈鹿男的身份,索尼的公关也有把握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甚至,如果操作得当,还能把它变成是一桩美谈。
    最重要的,《乐队天国》这档节目早就已经完结了。
    翻一本已经过去几年的旧账,和对着正在进行中的节目开炮,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如果节目还在播出之中,岩桥慎一就要尽可能避免被人揭穿身份,以免节目陷入不利的争论。
    这种争论,和故意的炒作赚取话题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在节目播出时,尽管半个业界都对长颈鹿男的真实身份心中有数,但还是选择共同保守这个秘密。
    但是现在,一档结束已久的节目,几乎是不可能再翻起什么波浪的了。
    如果自己这边率先出击,和各方都通好气之后,策划一个自然而然的被揭穿身份的桥段,一切就会按照计划好的进行下去……
    然而,岩桥慎一想起那一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奇装异服的青年,还有他在喊出了“KIRIN桑!”之后立刻逃走的表现,从那个青年的行为中所感受到的来者不善,让岩桥慎一打消了主动出击的这个念头。
    那个青年的样子,不是那种为了满足好奇心所以才过来的人。
    岩桥慎一是因为觉察到了这份来者不善,所以才动了主动说破避免可能的麻烦的想法。但是,也因为那份来者不善,让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说到底,竹山宏司也好,那个奇怪的青年也好,无论这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所掌握到的,无非是长颈鹿男的真实身份就是岩桥慎一,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就算他们对着岩桥慎一丢出了这颗炮弹,也根本不会对岩桥慎一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
    何况,他们手里的炮弹根本丢不出去。不会有媒体配合他们点燃这颗炮弹。
    然而,如果把这件事主动戳破,竹山宏司和那个青年,就失去了他们手里拿着的武器。
    往好处想,要爆料的对象自曝,竹山宏司和那个青年会感到失望。可往坏处想,竹山宏司是以“这个爆料能够对岩桥慎一造成伤害”为前提,向周刊投稿的话……
    那么,针对岩桥慎一的,就不是曝光他的身份,而是一份试图伤害他的恶意。
    在无法确定实情如何,为什么周围突然冒出这些想要曝光他身份的人之前,岩桥慎一决定,尽量维持现状。
    如今,看似是竹山宏司和那个青年咄咄逼人。但实际上,这场游戏的节奏,把握在岩桥慎一的手里。对方的手里拿着什么牌,岩桥慎一清清楚楚。不管对面怎么出招,岩桥慎一都能够轻易化解。
    而考虑到根本不会有媒体曝光长颈鹿男的身份,竹山宏司也好,那个青年也好,手里拿着的,其实是一张自以为有用的废牌。
    这样一来,岩桥慎一就更没有必要,主动暴露自己是长颈鹿男这件事了。
    但更重要的是,如果率先说破了这件事,让对面知道自己手里是张废牌,万一对面真的有一份针对他本人的恶意,那么,那份没有得逞的恶,就有可能会以其他的方式再发生。
    岩桥慎一这么想,并非是他在多虑。

章节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