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晴厌恶于段峤的骚扰,她不愿意和他继续纠缠下去。
    她此刻最在意夏琼的感受,也害怕夏琼会察觉到什么。
    她恨段峤,恨他霸道的控制,恨他的欺瞒。
    更恨段峤让自己和夏琼分开这么多年。
    也是他的存在横亘在她和夏琼之间,造成夏琼有了心结。
    夏琼不说,不代表她不懂,这也是她无法原谅段峤的原因。
    她对他有太多的恨和其他复杂的情绪。
    他们结婚这些年,其实不是没有过快乐的回忆,可是在舒晴的全部回忆中,煎熬和痛苦,大于那些零碎快乐的记忆。
    段峤在物质方面从来没有亏待过舒晴,可是他在精神上的压迫,已经超过一个正常丈夫对妻子的要求。
    舒晴曾经在失去记忆的那段漫长时间,有那么短暂的一瞬迷恋过段峤。
    接着那仅剩的一瞬迷恋,也在段峤的极端控制和禁锢中,消失殆尽。
    此时清醒的舒晴了解,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段峤。
    舒晴知道自己亏欠夏琼太多了,她想尽可能顾及夏琼的心情。
    她也想彻底了断和段峤之间的纠葛。
    *
    今年夏季比往年更热,日照的时常居然有足足十四个小时。
    夏琼出去工作的很早,他害怕舒晴在暴晒后,会产生不适的症状,所以舒晴今天没有跟随夏琼一起出摊。
    嗜睡的舒晴,发现她和夏琼的卧室的窗帘不太遮光。
    午睡的时候,光照隔着窗帘依旧很强烈。
    舒晴提前量好尺寸,在附近小市场,裁了一大块防晒防燃的窗帘布。
    她拿回家后,踩上木凳,挂上新买的窗帘布。
    或许是下午的阳光太晃眼了,舒晴被刺痛了一下眼睛,接着是一阵头晕目眩。
    她腿一软从木凳上,直直地摔了下来。
    后脑勺磕到了地板,砸出沉闷的一声。
    舒晴闷哼了一声,察觉到自己的胸闷气短,她想叫人,却使不出劲,发不出声音。
    昏昏沉沉中,“砰”一声巨响。
    她听到有人用力踢开了客厅的门。
    “晴晴!”他熟悉的嗓音中,透露出几丝慌张。
    他将舒晴抱起后,舒晴透过朦胧的视线,瞧到他额头滴下的汗珠,他的薄唇因紧张而微抿着。
    舒晴昏迷前嗅到了关于他冷冽的气息。
    她情愿他别来。
    --

章节目录

囚鱼(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我的无糖汽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的无糖汽水并收藏囚鱼(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