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家宴,老佟家的亲戚朋友们,纷至沓来,很快就席开八十多桌。
    幸好,隆科多是个爱热闹的家伙,经常在家里大排。家里常备了N多的桌椅板凳,倒也支应的开。
    佟国维高居于首席,排行老三的隆科多陪坐于次席,老大叶克书和老二德克新,以及众多的弟弟们分坐于两旁。
    玉柱则单手持壶,立于祖父佟国维的身侧,替来敬酒的家族长辈们,依次斟酒。
    鄂伦岱举杯过来,笑嘻嘻的说:“额其克,恭贺您老人家,再次荣登国丈之位。”
    嗨,这个混不吝,简直是在胡言乱语啊!
    孝康章皇后,乃是康熙的亲妈,佟国维的亲姐姐,隆科多和鄂伦岱的嫡亲姑爸爸。
    有了这一层极亲密的血缘关系,佟国维就是名正言顺的国舅爷。
    孝懿皇后,即老四的养母,乃是佟国维的嫡长女。从这一层关系算起,佟国维又是当朝国丈爷。
    然而,小佟贵妃成为皇贵妃之后,从她这个副后论关系,佟国维却没资格被称为国丈爷。
    副后,非后,乃是国之大伦也!
    佟国维早就知道,鄂伦岱说话很不靠谱,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只当没有听见似的。
    “大堂哥,小弟我必须提醒您,咱们身为外戚后族,称呼可千万不能乱呐。”隆科多正在兴头上,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当众数落了鄂伦岱。
    鄂伦岱把眼一瞪,怒道:“怎么,老三,你翅膀硬了,连大哥都不肯叫了?”
    以前,佟国维一直宠着老大叶克书和老二德克新,比较忽视调皮捣蛋的隆科多。
    佟国纲死得早,鄂伦岱不仅早早的就继承了一等承恩公的显赫爵位,又深受康麻子的信任和重用,可谓是有爵有钱,还甚有实权。
    那个时候,隆科多最喜欢跟在鄂伦岱的屁股后头,混吃混喝混玩。
    俗话说,有所求,腰必弯。
    那个时代的隆科多,还远没到掌握兵权的时候。为了显示和鄂伦岱的亲密关系,他向来只叫大哥,而故意省略了“堂”字。
    有一次,鄂伦岱喝高了,曾亲口告诉玉柱,他以前玩剩下的女人,都被隆科多接收了。
    当着亲儿子的面,揭亲爹的短处,这不是骂人嘛?
    娘滴,太混不吝了!
    越是超级大家族,大宅门里头的龌龊事儿,越是多得数不清楚。
    如今的鄂伦岱,明显失了宠,他原本担任的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早就被玉柱给顶了。
    这人呐,青云直上的时候,往往十分大度,颇能容人容事。
    一旦走了背运,思想上难免就狭隘了许多,自尊心也跟着强了不少倍。
    如今的隆科多,翅膀真的硬了。
    撇开玉柱的大红大紫不提,单单是隆科多在老皇帝心目中的重要性,秒杀掉五个鄂伦岱,完全不成问题
    不客气的说,老皇帝再湖涂,也不可能把京城内外的三万多兵马,交给鄂伦岱这个混不吝去掌管。
    “大堂哥,您本来就是堂哥啊!”隆科多也上了火,硬杠了上去,顶得鄂伦岱直翻白眼。
    “好小子,你长能耐了啊?”鄂伦岱捋起袖子,就想冲过去揍隆科多。
    鄂伦岱很早就是康麻子的心腹了,只是,他纯粹是吃了性子太过鲁莽的大亏,最终还是被老皇帝放弃了。
    正所谓,起了个大早床,却赶了个晚集,说的就是鄂伦岱。
    玉柱自然不可能眼看着亲爹挨揍了,他把手一抬,拦住了鄂伦岱的去路,笑嘻嘻的说:“大堂伯,今儿个,可是咱们全族大喜的好日子,您老何必动怒呢?改日,您堂侄儿我,在翠香苑,摆一桌上等的席面,替您老人家压压惊。”
    您堂侄儿我,玉柱这是跟着隆科多的叫法,刻意强调了那个堂字,看似名正言顺,无可挑剔。
    实际上,关系真的很好,又何必强调那个堂字呢?
    就算是草民之家,称呼大堂兄,一律都是大哥,而不可能刻意闹生分,硬要加个堂字。
    这话夹枪带棒的,令鄂伦岱颜面扫地,很是下不来台。
    但是,鄂伦岱敢得罪隆科多,却绝对不敢招惹玉柱。
    就因为,玉柱是领班御前大臣,每天和老皇帝待一起的时辰,甚至比魏珠那个没蛋的阉货,还要长得多。
    而隆科多要见老皇帝,必须在西华门前递牌子,等老皇帝召见了,才能进乾清宫。
    这就类似于天启帝在位的时候,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在魏公公的跟前,比亲孙子还要乖顺十倍以上。
    原因有很多,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在奉圣夫人客(qiě,不读ke)氏的协助下,九千岁随时随地可以见到做木工活的皇帝,其先发制人的优势,大得没法比。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必须要低头。
    不夸张的说,在老佟家,属于鄂伦岱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作为没出五服的亲戚,玉柱不可能要了鄂伦岱的命,却有本事让鄂伦岱去冰天雪地的关外宁古塔,享受那酸爽异常的“好”滋味。
    别的且不说了,老九和老十,先后被玉柱打发去了守陵。
    按制,守陵肯定不能带女人去,身边除了护军,就是没蛋的太监了,吃不好,睡不香,苦得一塌湖涂!
    “隆老三,你给爷等着。”鄂伦岱甩袖就走,他惹不起玉柱,难道还怕了隆科多不成?
    鄂伦岱怒气冲冲的走了。
    玉柱不由哑然一笑,这场景像极了后世的怂包们,打不过,还不乐意丢面子,喜欢故作姿态的瞎咧咧。
    给老资等着啊,有种别走,就是这个味儿!
    佟国维拈须微微一笑,说:“柱儿,你大堂伯是个好脾气的长辈,不摔东西。”
    嗨,这不是说反话嘛?
    老佟家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不知道,鄂伦岱天不怕地不怕,摔东西,打椅子,啥不敢干呀?
    豪门之中,资源再多,也肯定是有限的。关照谁,不关照谁,也都需要看投资和收益的预估程度。
    鄂伦岱闹出的小风波,就像是茶壶里的风暴一般,根本翻不起大浪,旁人都不在乎。
    这时,有人举着酒杯,凑到了佟国维的跟前,毕恭毕敬的说:“阿布哈(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敬您一杯。”

章节目录

骗了康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骗了康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