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脚步声只有一个人!”
    在墙角处躲好后,焦立在刘锐耳畔说道。
    刘锐也听出来了,来人脚步声单调、急促、轻快。
    这说明对方不仅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体重较轻的人。
    “难道是滕龙翔?”刘锐心中暗想。
    很快,那人走了出来,并未发现有两个大活人就藏在右手边拐角处,放心大胆的走向门口的停车所在。
    刘锐凝目瞧去,夜色下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但能看出对方身形极矮。
    “滕龙翔!”刘锐当机立断,大喝出声。
    “啊……谁?”
    滕龙翔先应了一声,随后猛地意识到不对,反问了一句。
    “谁”字出口时,他也已经反应过来,撒腿就跑。
    “想跑?”
    刘锐冷笑一声,甩开大步就追了上去。
    焦立急于表现,竟比刘锐发动还早,跑得还快,先一步追到滕龙翔身后。
    滕龙翔耳听脚步声就在身后响起,心下大骇,转身一脚踹了过去。
    焦立只看到他身影一晃,根本看不清他出腿踹击,被他一脚踹中。
    也亏得滕龙翔身矮体轻,又是仓促出腿,没踹上什么力气。
    而焦立又是久经训练,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超凡。
    因此他被滕龙翔踹到腹上这一脚,并没太过痛楚,反而趁机一把勾住滕龙翔小腿,转身一扯,就把他扯倒在地。
    “救命啊,快来人!”滕龙翔倒地后,朝着厂院深处大喊呼救,希冀小坤和宋老三能来营救自己。
    而此时刘锐也追到他身边,一脚就踩在他脖子上。
    “呃……唔……咳咳咳……”滕龙翔再也喊叫不出来,憋得直咳嗽。
    刘锐侧耳听了听厂院深处,没听到什么动静。
    但他明白,深处一定有人,因为外面有两辆车。
    刚才滕龙翔那一嗓子声音不小,里面的人应该能听到。
    所以还真得加小心,避免里面的人冲出来救下滕龙翔。
    “滕龙翔,别喊了,是我,大晚上的你来这干吗?”
    其实刚才滕龙翔已经听出了刘锐的声音,闻言装蒜道:“刘锐,怎么是你?你抓我干吗?”
    “快特么放了我,不然我找沈晓舟告你的状去!”
    刘锐冷笑两声,道:“行了,你就别装蒜了,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否则就只能吃皮肉之苦!”说着抬脚踢了他头一脚。
    滕龙翔自然不会实话实说,骂道:“刘锐你特么有病吧,谁装蒜了?”
    “这块地是我买下来的,目前属于我的龙翔集团。”
    “我晚上过来查看一下,看看怎么开发的好。”
    “你特么突然闯进来把我打倒,你想干什么?”
    “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放了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话刚说完,深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有些杂乱,最少两个人冲了过来。
    随后响起了小坤和宋老三的呼喊声:“大哥,你怎么了?”
    “刚才是你在喊救命吗大哥?”
    滕龙翔闻声立刻激动起来,喊叫道:“我在这儿,快来救我,我被仇家抓住了,快来砍死他……”
    焦立立刻做出反应,一时间也找不到武器,就解下了腰间的武装带,迎上小坤二人。
    刘锐一把将滕龙翔从地上抓起来,左臂勒紧他的脖子,右手扣紧他右臂,转身冲着小坤二人喊道:“别乱来啊,敢动我就弄死滕龙翔!”
    小坤和宋老三一人一把锋利的匕首,顷刻间已经冲到场中,距焦立不到两米。
    二人停步,警告刘锐道:“快特么把我大哥放了,不然我捅死你!”
    “敢抓我大哥,你们特么是活腻了吧?”
    滕龙翔恨恨地道:“少特么跟他们废话,直接上就是了,弄死人算我的!”
    刘锐听对方手里有刀,心头打个激灵,忙喝道:“你们要敢上,我现在就弄死滕龙翔!”
    滕龙翔骂道:“我呸,刘锐你特么敢弄死我吗?”
    “你要敢弄死我,我特么倒佩服你是个爷们儿!”
    “小坤,别管他,直接拿刀上,他不敢弄死我的。”
    刘锐闻言大怒,左臂猛地一勒他脖子。
    滕龙翔立觉无法呼吸,脑袋发蒙,喉头处呜呜作响,奋力挣扎起来。
    小坤很听滕龙翔的话,听后真的持刀冲了上来,对着身前的焦立就是一刀捅刺。
    焦立正死死盯着他呢,尽管看不清他的动作,但能看到他动手了。
    于是焦立向右前方斜踏一步,正好侧身躲过小坤的捅刺,右手武装带抡起来,用钢扣位置狠狠抽向他的脑袋。
    “吭”的一声闷响,钢扣重重抽在小坤的头顶上。
    他惨嚎一声,右手中匕首落在地上,捂着脑瓜就蹲了下去,痛呼不已。
    这时宋老三也攻了上来,右手挥动匕首,朝焦立脖颈和胸口划了下去。
    焦立后退两步躲开,挥起武装带砸过去。
    宋老三扎了个空,右臂却被武装带抽中,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他痛叫一声,后退一步,揉了揉痛处,才又冲上。
    但这时焦立已经抢攻上来,武装带瞄准他面门就反抽过去。
    宋老三听到呼呼风声,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他被这一武装带抽个正着,登时被抽了个面门火辣、鼻血狂喷,右眼疼得根本睁不开,失去了战力。
    他站在原地,双手捂着面门,哎呀嘶哟的痛呼不停。
    焦立趁机上前,抬腿就是一脚,蹬在他小肚子上,将他踹得倒地不起。
    “兄弟,俩人都摆平了!”焦立回头冲刘锐喊道。
    刘锐吩咐道:“好,拿手机闪光灯照着,把他俩腿都踩断一条!”
    滕龙翔、小坤和宋老三听了这话,都是心头一寒、毛骨悚然。
    小坤二人不便认怂服软,滕龙翔忙替二人求情道:“刘锐,手下留情,卖我一个面子!”
    “这俩人是我好兄弟,你放他们一马,什么都好商量。”
    刘锐冷笑道:“你刚才让他们俩捅我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吗?”
    滕龙翔无言以对,只能求饶道:“算我错了还不行嘛,你高高手,我承你个大人情!”
    刘锐冷嗤一声,没再说话。
    焦立那边已经拿出手机打开了闪光灯,照亮走到小坤脚边,抬腿就是一脚,重重踩在他左小腿处。
    焦立可是货真价实的练家子,而且是古武练家子,一身功力比刘锐还要深上几倍。
    他这一脚踩下去,别说一个小坤了,十个小坤也承受不住啊。
    但听咔嚓一声响,小坤左小腿应声而断。

章节目录

巅峰红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青木堂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堂主并收藏巅峰红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