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稍稍往前拨。
    说来有些凑巧。
    就在北原南风被两位警官找上门来的同时。
    楼下。
    一位身穿纯白狩衣,紫色差袴,脚踩浅沓的神主,放下结印的手,等守门的警员神色木讷地离开后,同样拉开了门,走进了某间病房。
    病房里。
    躺着两个人。
    正是傍晚时,和北原南风交锋的巫女和社畜大叔。
    “神主。”
    “……”
    看到神主走进来,伤势相对来说,较轻的社畜大叔,立刻做姿态,似乎想要挣扎着爬起来。
    神主摆了摆手。
    示意他别动。
    社畜大叔立刻停下了挣扎。
    其实他也起不来。
    两人现在都有些凄惨。
    社畜大叔的右臂和双腿,都打着石膏,被高高吊了起来,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脖子上还戴着颈托。
    而巫女,则更加严重,她刚刚听到声音,只不过是稍微挪了挪,想张嘴说话,腹部传来的剧痛就让她差点又昏了过去。
    疼痛的来源,不仅是刀伤,还有北原南风那一拳带来的后遗症。
    神主慢慢渡步来到巫女身边。
    眼窝深陷的巫女看着神主,呼吸急促,声若蚊蝇道:“淳一他……”
    “辛苦了。”
    神主摇了摇头,沉默片刻后,神色突然变得略微有些怪异,道:“我去看了,放心吧,他会没事的。”
    巫女松了口气,又急促地吸了几口气后,沙哑道:“抱歉……让你失望了。”
    其实她才是平氏御灵神社的最老的神职。
    她和神主相识已经,互相都有好感。
    某种程度上来说,平淳一这个神主和前妻生的儿子,对于她来说是阻碍。
    但就算是阻碍,就算她其实心底,有一丝平淳一最好彻底死掉的阴暗想法,此时也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平淳一是在她面前,被活生生打成那样的。
    “躺着。”
    神主摇了摇头,似乎没有察觉到眼前女性的小心思。
    他将目光投向了社畜大叔,沉默片刻后,问道:“?岩井先生,所以这次也失败了对吗?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社畜大叔低头道:“还是因为那位神职的兄长。”
    “普通人?”
    “普通人。”
    神主将目光投向巫女。
    巫女忍着腹部的疼痛,艰难开口道:“确实是普通人,但运动神经不是很好这么简单,简直就是非人类。”
    “非人类……”神主低下头,沉吟着。
    社畜大叔有些惴惴。
    还好。
    神主抬起头来,并没有迁怒的意思,只是简单说了句知道了。
    社畜大叔松了口气。
    遇到一个宽厚的雇主,真的太好了。
    他如此感叹着。
    而神主在听完两人的简述后,也没有继续追问什么。
    他来到了社畜大叔身旁,伸出右手,吟唱了起来。
    声音很轻。
    但带着让人心神安灵的意味。
    随着神主轻声吟唱,社畜大叔慢慢觉得烦躁的心安定了下来,受伤的地方也传来了清凉的感觉。
    具体原理,社畜大叔不懂,他只觉得很舒服,如沐春风。
    他猜测这应该是某种祝福。
    “……”
    社畜大叔下意思闭上了眼睛。
    没有发现。
    站在他身旁的神主,身形突然晃了晃。
    吟唱也顿了顿。
    神主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接着继续吟唱了起来。
    等神主吟唱完,社畜大叔张开眼睛,想要道谢了一声。
    “谢……?”
    但他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扭曲的脸庞。
    话语立刻一顿。
    “不用。”
    神主温和的声音,和扭曲恐怖的脸庞,形成强烈的对比。
    看到这吊诡的一幕。
    社畜大叔突然觉得有些冷。
    寒气从尾椎直冲天灵盖。
    而神主似乎没发现自己的异常,自顾自来到了巫女身旁。
    “平先生……?”
    巫女也看到了神主的表情,忍住剧痛,有些惊恐地往侧边挪了挪。
    “嗯?放心,很快就没事了。”
    面目扭曲如恶鬼的神主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他对着巫女,举起了右手,准备吟唱。
    而随着吟唱。
    他狰狞的面目又消失了。
    他重新变回了那个在巫女印象中,让人如沐春风,风趣儒雅的平先生。
    巫女松了口气。
    “为什么你连秃童都不如?”
    但是。
    就在她松口气的时候,吟唱停了。
    神主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巫女看着闭着眼睛,神色平静的神主,正要询问。
    但下一秒。
    神主的手,就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问你,为什么,你.连.个.秃.童.都.不.如?”
    “不对……你是贞仁?贞仁,你想要让我用三圣物换弟弟,你也当我是傻子吗?”
    “为什么会输?你问我为什么坛之浦会输给源义经?清宗!是因为你!”
    “哈哈,橘公长……我也揪下了你的脑袋,我说过,一定会揪下你的脑袋,你看,我做到了……呜……你们都当我是傻子,都当我是傻子。”
    神主带着平和的神色,嘴边却开始念着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最后又开始呜咽了起来。
    而他的右手,依旧死死掐着巫女的脖子。
    “呃——平——”
    脸色紫青的巫女抬起双手,抓住神主的手臂,想要掰开,但怎么也掰不开。
    神主掐住她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
    意义不明的碎碎念,也越来越快。
    巫女鼻涕眼泪口水因为窒息的缘故,全都流了出来。
    他开始死命挣扎。
    求生的欲望,让她无视疼痛。
    双腿摆动,双手开始胡乱捶打神主的手臂。
    “我问你,为什么你连个秃童都不如?”
    神主平和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是想到了某些美好的事。
    但和他表情恰巧相反的是,他的声音越发暴躁。
    他对着巫女,又问了一遍最开始的问题。
    巫女挣扎着。
    因为窒息的缘故,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神主!”
    社畜大叔经过最初的震惊,反应过来,大声喊了一声。
    “嗯?”
    神主扭过头去,睁开眼睛,淡淡问道:“什么事?岩井先生。”
    他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一只手死死掐着巫女脖子的同时,一边和社畜大叔说起了话。
    巫女的挣扎弱了起来。
    社畜大叔看着神主右眼眶里的两个重瞳,沉默片刻,没有开口说话。
    再说什么其实也晚了。
    因为巫女。
    已经被他活生生掐死了。
    ……
    “啊……”
    同一家医院。
    一楼,口腔科。
    坐北原南风旁边,拥有一条【承降临之重】状态的哑巴妹子。
    宫田家的大小姐。
    宫田结衣双手背在身后,尽量张开小嘴,将自己的牙齿展示给医生看。
    风韵犹存的女医生拿着小木棒,将她的舌头往下压了压,稍微检查了一下她的牙齿后,抬起头来,道:“确实有浅龋的痕迹。”
    宫田结衣闭上嘴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女医生叮嘱道:“以后别吃那么多零食,吃完东西要勤漱口……”
    宫田结衣闻言,不等她说完,立刻就元气满满地用力点了点头。
    女医生看她这样子,笑了笑,温柔道:“那你等一下去拍个……”
    “啊……快报警!快……去报警!有人的头被砍了!头被砍了!”
    女医生正要交代宫田结衣接下来该去干什么。
    突然一声惊慌失措的惊呼。
    打断了她。
    女医生皱了皱眉,示意宫田结衣等等。
    而她自己,则跑出去询问情况了。
    外面。
    很慌乱。
    听对话。
    似乎是某个刚送进icu的青年。
    头被人砍下来了。
    宫田结衣听着外面传来的对话,并没有多在意。
    她目送着医生离开后,抬头看看天花板。
    然后掏了掏小裙子的口袋,拿出一颗糖,撕开包装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
    依旧是同一家医院。
    电梯里。
    “哦?”
    刚询问完北原南风的藤木诚人在下楼的途中,突然停下了话语。
    他按下二楼的按钮,等电梯门打开后,走了出去。
    三轮圭也察觉到了什么,跟了上去。
    两人最终来到了巫女所在的病房。
    两人走到门边,隔着拉门,站定。
    里面。
    巫女刚好停下了挣扎。
    三轮圭扯了扯嘴角,掏了掏口袋,拿出了烟。
    “……走吧,不用管,是神主,“
    藤木诚人在门口静静站了一会,然后直接扭头离开了。
    “是平氏那边的先祖吗?”三轮圭跟在他身后,一边点烟,一边问道。
    “嗯。”
    “平清盛?”
    “不是,这里又不是京都,隔壁就是镰仓,平氏死对头清和源氏的大本营……应该是那个半途中被橘公长斩首的平清盛。”
    “是吗……那希望他顶住,我可不想去讨伐。”
    藤木诚人没搭理他。
    三轮圭也不在意。
    他叼着烟,双手抱着后脑勺,自顾自地感叹道:“可怜哟。”
    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而病房内。
    寂静无声。
    所谓先祖庇佑,神明保佑。
    有时候。
    不过是旁人自以为是产生的美好想象罢了。

章节目录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献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献歌并收藏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