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沪最恐怖的A区红楼当中,韩非竟然冒着被无数鬼怪发现的风险,想要去毁掉散发恨意的诅咒物。
    和他同行的王初晴脸直接绿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韩非会突然发疯,做出这样的事情。
    王初晴想要阻拦,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亲眼看着韩非浑身散发出黑雾,宛如从深渊爬出的怪物扑向餐桌。
    巨大的餐桌如同湖面,韩非双手抓住那些寻人启事时,可怕的诅咒在他双臂上蔓延,脑海里系统的警告声不断响起!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被诅咒,精神污染增加至三十三!”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被深度诅咒,精神污染增加至三十五!”
    高诚留下的贪欲人格被全面激活,诡镜上碎片纷飞,他明知道自己不是诅咒物中那小孩子的对手,还是义无返顾的想要和对方争夺。
    “那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爱,偷走了不该动的东西,你和你的亲生父母一样,都是卑鄙无耻的小偷。”
    寻人启事上的小孩张开了嘴巴,孩子的声音逐渐传入韩非脑海当中。
    听到这个声音,深渊中的黑雾彻底沸腾,贪欲人格具现出的黑暗想要狠狠撕碎诅咒物,他们在韩非的脑海当中碰撞,诅咒和贪欲把韩非的精神世界当成了战场。
    精神污染飞速飙升,韩非的大脑仿佛被撕碎,不过在它们碰撞的时候,大量记忆碎片从寻人启事上脱落。
    那一摞寻人启事本身只是很普通的东西,只是因为上面附着了某位特殊存在的记忆,所以才会变成散发恨意的诅咒物。
    说来也奇怪,那些从寻人启事上掉落的记忆变成了一朵朵猩红残忍的花,它们在韩非的脑海中绽放,留下了一副副难以磨灭的记忆画面。
    黑白照片中的小孩好像活了过来,他是家里唯一眼睛正常的人。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件事,自己的盲人父母总会偷偷去把墙壁上的寻人启事撕掉,他们看不见,但却总装做很热心的样子。
    揭下寻人启事后,他们也从来不去找丢失的孩子,只会十分耐心认真的,把寻人启事一点点撕碎,然后扔进茅房。
    双眼正常的孩子不理解盲人父母的做法,但他们毕竟是自己的父母,那个时候他还很相信对方说的每一句话,所以并未揭穿他们做的事情。
    血花在深渊上绽放,诅咒蔓延全身,那刻骨铭心的恨意化为最恶毒的文字,烙印在韩非皮肤表面。
    也就是韩非对各类诅咒都有极高的抗性,换其他人过来早就死无数回了。
    通过旁边王初晴震撼的表情,就能看出韩非的诅咒抗性有多么的吓人。
    不过,在没有其他力量的帮助下,韩非被诅咒完全侵入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等寻人启事中的诅咒覆盖韩非每一寸皮肤时,他口袋当中那枚从第三眼科医院获得的义眼出现了变化。
    童孔中的鬼好像受到了刺激,在没有献祭的情况下,主动混入贪欲人格散发出的黑雾当中,新的记忆碎片在韩非脑海当中出现,只不过这些记忆碎片的视角和寻人之前那些记忆碎片的视角不同。
    寻人启事上的记忆来自高兴,义眼附带的记忆碎片视角来自于高诚。
    在多年前的第三眼科医院当中,高诚和自己的养母坐在高级病房外面休息,养母无微不至的照顾着高诚,护士也蹲在旁边记录义眼的各种数据,他们正在计划为高诚做第二次复明手术。
    二楼高级病房被阳光照耀,温暖舒适,但一楼普通病区却只有零碎的色块,拥挤、混乱、空气中都散发着恶臭。
    来来往往的病人求着忙碌的护士,每个人脸上都愁眉不展,而在人群当中,有一个干瘦的小孩牵着自己盲人父母的手,他站在人群里,有些格格不入,有些孤单无助。
    养母给高诚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和服务,倾尽全力为他做复明手术。
    高兴和盲人父母一起来到医院,他们攒了好久的钱,下定决心要来陪父母做一次检查,看看还有没有一丝复明的可能。
    记忆碎片重叠交错,两个孩子看向彼此。
    一个看得见,周围却一片漆黑。
    一个看不见,却被光亮拥抱入怀。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贪欲深渊和寻人启事上的诅咒爆发了最激烈的冲突,两者根本不管韩非死活,只想着撕碎对方,完全磨灭对方的存在,让自己成为剩下的那一个。
    双生花想要彻底绽放,其中一朵就会掠夺走另外一朵全部的营养。
    “别发疯了!快走!”王初晴这人确实不错,已经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他还没有抛下韩非独自逃走,当然他也有可能是为了韩非手里的白签。
    一直躲藏在义眼中的鬼和高兴也是不共戴天的死仇,这场以韩非大脑为中心的交战,动静越来越大,密密麻麻的诅咒已经从韩非身上蔓延到了包厢当中。
    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大红灯笼里传出孩子们开心的笑声,一扇扇包厢的门被打开,参加血宴的食客似乎也都在朝这边移动。
    “完了!我这次要被你害死了!”王初晴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用黑布包裹的刀,他刚想要去堵门,楼内所有异常却又突然间消失了。
    哭声、笑声和脚步声就好像从未出现过,这红楼内的时间似乎被静止了一样。
    无比诡异的气氛,让人不安的死寂,王初晴握紧手中刀,朝房门处靠近。可他还未走到,一股不可言说的力量便将其重重推开。
    包厢门上长出了一朵朵鲜花,那些花朵又很快枯萎,连通包厢门一起化为飞灰。
    一道身影进入了包厢,王初晴根本看不清楚对方,他的眼睛似乎无法扑捉到那个鬼。
    澹澹的暖意落在了韩非肩膀上,他脑海中沸腾的贪欲深渊和寻人启事上的无穷无尽的恨意开始慢慢收敛,他们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又如同暖阳下的坚冰,那份冰冷和痛苦缓缓消融。
    “妈妈?”
    等韩非回过神时,餐桌上的寻人启事已经被拿走,他全身的恨意诅咒被清除,只是贪欲深渊里好像还有人在不断的挽留,但最后什么都没有抓住。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撑过高兴的记忆诅咒!记忆类诅咒抗性提升百分之二十!全种类诅咒抗性提升百分之五!”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血宴已结束!你成功活到了宴会最后,完成神龛随机任务!获得大量经验奖励!获得一次打开物品栏的机会!”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精神污染指数已经达到四十!处于精神崩溃边缘!”
    任务完成了,但韩非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他的情绪完全被贪欲深渊影响,所有正面的、积极的情绪都被吞噬,如果他不能尽快走出来,那他估计会慢慢坠入深渊当中。
    “糟了,比之前还要糟糕了。”
    瘫在地上,韩非好像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他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选择了另外一个人。
    那种被遗弃的痛苦好像针扎进了心里,每一次呼吸全身都会难受的颤抖,活着成为了一种折磨。
    “让我死吧。”
    “你死个毛啊!别犯病了!”王初晴背起韩非,冲出包厢,他已经做了死战的准备,但大厅当中却没有一个人,所有红灯笼也全部熄灭了:“刚才出现的就是鬼母吗?所有鬼怪全部退让躲藏?”
    回头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韩非,王初晴咬紧了牙:“你记住我们之间的交易!”
    富贵险中求,王初晴背着韩非冲进了食味阁严禁外人靠近的后厨,这里面现在并没有鬼怪。
    “好机会!”
    噼开地板,王初晴打开了隐藏在地下室的冰柜,里面存放着专门为鬼母准备的特殊食材。
    除了能够中和精神污染的鬼血外,还有怨念之心和一些其他从鬼怪身上剥下的东西。
    “传言是真的,鬼母喜欢吃鬼,品尝各种各样的鬼!”
    普通红楼里根本无法获得这样的东西,但王初晴这人也不贪,他知道拿的太多自己根本保不住。
    取走一枚怨念之心和足够韩非使用的鬼血后,他朝着门外狂奔。
    跑出去很远之后,王初晴才敢回头查看,食味阁内的红灯笼不知何时再次亮起,有一位穿着血色厨师服的男人追到了门口,它记住了王初晴和韩非的身影。
    “怨念之心和鬼血对其他鬼怪来说也是好东西,今晚想要顺利回学校很困难了。”
    苦着一张脸,王初晴也不知道该说韩非幸运,还是不幸了。
    硬着头皮在街道上快速穿行,为了顺利把韩非带回去,王初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超负荷使用自身人格,中间也几次想要放弃韩非,但最终他还是有点不忍心。
    躲躲藏藏,到了后半夜王初晴总算是把韩非带回了学校,他将韩非扔在医务室内,自己抓紧时间翻找各类药物,阻止诅咒侵入身体。
    “活着变成了折磨,为什么还要活着?”消极痛苦绝望,这些情绪不受控制的在韩非脑海中乱窜,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在精神高度污染的情况下,他的灵魂染上了疾病。
    “狂笑离开后,我好像变得脆弱了太多,所以说我只是赝品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精神污染指数三十多还能正常说话的,我就见过你这一个!”王初晴打开了存放鬼血的瓶盖:“大量饮用鬼血会破坏身体机能,相当于自杀,我也不知道你的承受极限在哪里。如果你感觉到不舒服,记得让我停手。”
    将鬼血灌入韩非嘴中,王初晴发现韩非的体温在急速下降,他想要停手,可谁知道韩非自己抓住了瓶子,继续大口吞咽。
    “喂!停下!快停下!鬼都不敢这么喝啊!”
    被徐琴饭菜锻炼出的肠胃起到了关键作用,韩非在死亡边缘徘回,直到一瓶鬼血被他喝完。
    体表温度还在降低,心脏跳的越来越慢,韩非感觉自己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个新生的鬼。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精神污染指数已降低……”
    脑海中的贪欲深渊被鬼血一遍遍冲刷,大量记忆杂质和负面情绪被鬼血消化,韩非的双眼慢慢有了焦点。
    “你这都没死?”王初晴看着空瓶子,有点不理解了。
    “有肉吗?我需要进****神污染被清除,但身体状况却越来越糟糕,韩非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午夜屠夫的职业天赋去恢复高诚的这具身体。
    “我带你去食堂。”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王初晴偷偷背着韩非来到食堂,开火将库存的肉食拿出:“吃熟肉可以治愈鬼血给身体带来的伤害吗?”
    他看着韩非大快朵颐,那些肉食好像不用消化般直接在韩非的肚子里消失不见。
    “不够!我还很饿!”韩非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他打开了冰柜的门,将各种肉类放在火上烧烤。
    足足吃掉了配给一个班的肉,韩非的体温才开始回升,他打开属性面板看了一眼,自己的精神污染指数降低到了二十。
    “喝鬼血,吃熟肉,我好像找到了一条治愈自己的办法,这样就能无限使用贪欲人格了。”
    今晚的遭遇带给韩非很大的冲击,他现在还记得那条手臂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感觉:“那就是妈妈吗?高诚的情绪在影响我,连我都想要靠近她了。”

章节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的治愈系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