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真人,您既是天池盟主,为何到了天池山而不亲自返回?”朱子山不解的问道。
    “濮阳真君的时间何其宝贵,能够答应凌某亲自出手一次,已是千难万难,岂有时间容我处理门中杂事,朱兄这枚传音符你帮我带回去,里面有我交代的一些事,你帮我带到凌正风手中即可。”
    普通的传音符有距离限制,数万米公高空便是数十里之遥,普通的传音符根本就飞不了那么远。
    而一些可以长距离传信的符箓,不仅极其珍贵,而且所载的信息也十分有限,一般只有最紧急的状态才会使用,单论承载信息的数量,实在不如普通的传音符。
    朱子山接过这枚传音符,神色有些为难的说道:“凌真人,那凌正风我并不认识,实在担心误了真人的大事。”
    “朱兄,你不用担心,待我将你送入天池山之后,天池山的护山大阵必然会将你送入困阵,届时凌正风定会通过大战问你来由,你只需如实相告,他必会亲自面见于你。”凌卓平仔细交代道。
    “已经到天池山了,你们可以下去了。”躺在玉场上的濮阳真君突然说道。
    “两位道友,后会有期!”凌卓平猛然一挥手,一道绵密的如水剑光,便将二人包裹。
    朱子山和张婉如便如同两柄飞剑一般,从云舟之上飞射而下。
    金丹修为的凌卓平将御剑术,当作了御人术。
    术法还是那个术法,其变化早已存乎一心,根本不在拘泥于剑。
    朱子山和张婉如破开高空凌厉的罡风,穿破厚重的云层,终于看到了苍茫的大地,以及巍峨的天池山。
    被剑光裹挟的朱子山和张婉如根本没有自己飞遁的能力,只能被如水的剑光带着,刺入了天池山顶。
    两道剑光一入天池山,天池山的顶部霞光一闪,两道剑光便消失不见。
    九宫太和殿。
    八卦万象阵的符文骤然亮起,盘膝打坐的凌正风猛然睁开了眼睛。
    “阵灵!何人闯入大阵?”凌正风厉声问道。
    大殿中央。
    两道光团亮起,朱子山和张婉如显出行迹。
    “尔等是何人?为何擅闯天池山?”凌正风再次厉声问道。
    只见朱子山朝着虚空抱拳说道:“我二人乃是永州修士,在赤州偶遇了凌卓平真人,真人知晓我二人乃是永州修士便捎带了我二人一程,并让我二人带来一枚传音符,说要交到凌正风前辈的手中。”
    “什么!?”
    听到凌卓平的消息,凌正风大惊,于是说道:“你把真人的传音符扔到地上。”
    朱子山掏出了凌卓平给的传音符,将其掷出。
    传音符落地之后,一个淡白色的光圈在其下亮起。
    片刻之后。
    被困于阵中的朱子山和张婉如同时消失,出现在了九宫太和殿。
    此时的凌正风满脸笑意,真人的传讯符里传来的消息实在振奋人心。
    火眠宫主濮阳真君终于答应出手灭杀深渊魔龙,甚至不需要他们付出任何代价,这便是最好的消息。
    “两位道友辛苦了,两位居然是真人的朋友,那在我凌家堡也是贵客,不如留在我天池山盘横几日,让凌某尽一尽地主之宜。”凌正风一脸热情的说道。
    “凌前辈,我二人被真人捎带一程已是感激不尽,又岂能给凌前辈被添麻烦?”朱子山抱拳客气的说道。
    “唉!两位道友无需如此客气,我凌家向来好客,我这便传令让弟子带两位去坊市酒楼摆一桌,二位务必不醉不归。”凌正风大笑说道。
    闻听此言。
    张婉如面色难看,她乃是白云婷的亲传弟子。
    数月之前。
    白云婷执掌九宫太和殿寸步不离,对外接应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张婉如完成,眼前这凌正风认不得她,可那些执法堂弟子必然一眼就能把她认出来。
    虽说真人已经下了盟主令既往不咎,但这帮人若是认出自己,决计不会给好脸色看。
    于是张婉如主动站出来说道:“凌前辈,实不相瞒,晚辈有要事需急需离开,还望前辈莫要为难。”
    见此女拒绝得果断生硬,凌正风面色骤然一沉。
    “你这蠢女人,凌前辈乃是练神期的前辈高人,他老人家热情邀请于你,你竟然还敢拒绝!?”朱子山在一旁指着张婉如大骂。
    朱子山这一番话,倒是让凌正风舒服不少,总算让他这个前辈下得来台。
    “呵呵……算了,你既然想要离开,那凌某就成全你,不过这位朱道友,你可要留下来好好盘横几日。”凌正风微笑说道。
    “那是自然。”朱子山爽快的答应道。
    凌正风一挥手,大殿之中便出现了一道光圈。
    白光闪过。
    张婉如消失不见。
    恰在此时。
    九宫太和殿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身黑衣的巫马琴出现在大殿之中。
    “巫马姑娘你怎么来了?”凌卓平询问道。
    然而巫马琴并没有回答凌正风,她饶有兴趣的看着朱子山,一双美目停留在朱子山的身上,几乎不肯离开。
    被美人行注目礼,对于好不容易有了一张人脸的朱子山还是非常骄傲的。
    他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英武不凡,脸上的微笑也显得更加得意。
    “敢问这道友是谁?”巫马琴饶有兴趣的询问道。
    “在下朱可夫,乃是永州散修,君安城中的一名词人。”朱子山自我介绍道。
    在凌卓平面前朱子山自然敢大方承认自己已经加入了白堡,可在凌家其他人面前,朱子山还是不愿意自讨没趣,因此只认散修,并未透露其他身份。
    “哦……朱道友体魄强健,莫非是炼体修士?”巫马琴大感兴趣的问道。
    “在下只是散修,学的很杂,最多只能算半个炼体修士。”朱子山谦逊的说道。
    “巫马姑娘,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朱道友虽然是散修,但是在赤州却结识了真人,真人还捎带了他一程。”凌正风一脸微笑的在一旁解释道。
    “门主认识你?”巫马琴惊愕的问道。
    “呵呵……萍水相逢,萍水相逢。”朱子山谦逊地说道。
    “巫马姑娘,这是朱道友带来的传讯符,真人刚刚从我们头顶经过,因为真人此时正跟元婴真君火眠宫主在一起,所以才过家门而不入,这传音符里也交代了一些太渊门之事,你也听一听吧。”凌正风。单手一抛一枚传音符飞到了巫马琴手中。
    巫马琴接过传音符,神识探入其中……
    门主凌卓平的声音传入耳中,门主简要的介绍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然后还思考了三个预案。
    这三个预案分别对应濮阳真君大胜深渊魔龙;濮阳真君与魔龙僵持不下;最后是濮阳真君大败,深渊人族紧急撤离的预案。

章节目录

野猪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水道不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道不孤并收藏野猪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