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
    楚狼和三位副门主又根据当前局势调整了计划。调整部分主要是针对血盟。现在他们不得不提防血盟伺机发难了。
    以前楚狼还准备在武林大会前夕通知血盟,让血盟配合杀秦九天。
    现在已然是不可能了。
    重要的事议完,胡铮对楚狼道:“门主,按你的意思,我已经命人将铁骨王尸体和那些异类头颅给秦九送去了。最晚后日便能送到十二宫了。我还以你名义附上一封信。秦九这次估计得气个半死了。哈哈……”
    胡铮发出开心的笑。
    楚狼和殷广也笑了。
    这次一次灭了血月三十多名异类,获得巨大战果,楚门上下都振奋。秦九天的日子也不好过了。这让楚狼想想都开心。
    只有天尊内心充满焦虑难以展颜欢笑。
    会议散后,胡铮和殷广先行离去。
    屋中只剩下天尊和楚狼。
    楚狼现在完全能体恤天尊这个做父亲的心情了。换作他是端木襄,也不会留下梁荧雪性命日后指证自己。所以梁荧雪现在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但是楚狼也不能在天尊面前说梁荧雪多半儿已经遇害,那样对天尊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他只能安慰道:“天尊也不必太过忧虑。荧雪吉人天相,一定会逃过这一劫的。”
    天尊黯然道:“我七十二岁了,现在只有荧雪这一个骨血一个亲人了。她就是我的命。但是我却未能保护好她。前儿我梦到她全身血污嘶声喊叫,爹爹救她……我却无能为力。我陆秋亮纵横江湖数十年,竟然连自己唯一女儿都未保护好,我真是……”
    天尊再难说下去,他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
    这一刻,这个老人的背影是那般落寞。
    天尊出屋后,楚狼面皮抽搐瞳孔收缩,他自语道:端木襄,不管你披着什么皮,我楚狼一定把你的皮扯下来,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
    楚狼来到后院,院内有两名葬魂僧守卫。
    他走到一间屋前,屋内传来一声鹰叫。楚狼敲门,很快屋门被打开。开门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面目丑陋的男子。
    这名男子是天尊仆人,叫鲁行。
    天尊一干仆人,也是各有所长。鲁行身怀驯化飞禽走兽本领。阿龙咒坐骑大野牛就是被鲁行驯服的。
    鲁行道:“盟主你回来了?”
    楚狼点了下头,他走进了屋中,鲁行又将门关上。
    这间屋子很宽敞。屋内所有家具也都被搬出,这样屋中空间就更大了。两扇大窗户都用木板钉死,并且还罩上棉被隔音。门上也挂上厚厚门帘,不透一点光亮。
    屋内墙壁上挂着两盏灯。
    屋子中间有一只大白鹰,正是白羽人的鹰。
    白鹰两只翅膀用铁链缠缚,鹰的双爪也锁着。
    当初楚狼被白羽人逐出冥崖偶遇白鹰捕野羊,楚狼当时一肚子火气,本想杀了白鹰泄愤,但是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白羽人的白鹰可非同寻常,楚狼想起宇文乐告诉过他,这白鹰驮人都能日行千里。
    当时楚狼心里狂喜,真是天助他也。
    楚狼就将白鹰偷了回来。
    楚狼专门腾出一间屋子安置白鹰。由于还未驯服白鹰,楚狼就将它锁了起来。楚狼将鲁行招来,让他想办法驯服这只白鹰。
    楚狼的事,鲁行不敢怠慢,他观察了白鹰一日,对楚狼说这白鹰经过原主人多年饲养,恐怕只认原主人。而且这白鹰性子烈,不会轻易再臣服新主。
    果然,这白鹰不吃不喝。
    尽管身上被铁链绑缚,但是无论是谁靠近,都会奋力挣扎发出尖锐鸣叫试图攻击对方。性子果然不是一般烈。
    如果换了以往,楚狼就将这白鹰一刀砍了,但是现在楚狼需要这只白鹰。
    楚狼让鲁行想办法。
    最后鲁行告诉楚狼,只有一个法子可以试下。
    鲁行给楚狼打了一个比喻,如果这只白鹰是一个凶煞恶人,并且得用一个比其更恶的人磨它。也就是熬鹰。熬的鹰受不了,或许会臣服。如果还不臣服,那鹰也会死掉。
    楚狼当时听了就大笑起来。
    当年河王收他,就是想用他这“恶人”磨血月。所以楚狼喜欢磨厉害对手,他也会从中获得乐趣和成就感。
    楚狼当时就用铁棍将白鹰打的奄奄一息。楚狼还不让白鹰睡觉,只要白鹰想打盹,楚狼就用烧红的剑戳它,不让它睡觉。
    楚狼还搬了张椅子,坐在鹰对面,他眼睛泛着红光和白鹰尖锐目光对视。
    楚狼未离楚门前,每天变着方法子折腾白鹰。
    白鹰被折腾的昏死过几次,楚狼又将它弄醒,继续折腾。
    有一次白鹰差点死掉,楚狼让闻人将白鹰救活继续熬它。白鹰对楚狼也开始恐惧了。或许它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狠辣的人。
    在楚狼的命令下,它也开始吃东西了。
    只是它还未完全臣服。
    后来楚狼率人离开楚门去对付铁骨王,白鹰总算获得了数日喘息之机。
    此刻楚狼盯着白鹰,白鹰看到楚狼,眼中明显充满不安神色。
    楚狼对鲁行道:“它最近怎么样?”
    鲁行道:“门主,你离开后,它又不肯吃东西了。我就让人假扮成门主提着鞭子进来,它全身发抖,赶紧开始吃。门主,它怕你了。这就有希望了。如果这次门主有时间,再连续熬它两日,我估计它就彻底臣服了。”
    楚狼道:“那你出去吧,把它交给我。”
    鲁行道:“那我再外候命,门主有吩咐随时喊我。”
    鲁行出去后,楚狼提了把椅子墩在白鹰对面,然后楚狼坐在椅上,他盯着白鹰,眼中也升起瘆人红光。
    白鹰也盯着楚狼,眼神充满最后一丝倔强。
    不知过了多久,白鹰想回避楚狼凶煞目光,楚狼拿起鞭子抽在白鹰身上,白鹰疼的发出凄厉鸣叫,羽毛也脱落几根在屋里飘舞。
    白鹰只能继续看着楚狼。
    又不知过了多久,白鹰困的不行想睡,又遭到楚狼鞭打。
    就这样,楚狼泛红的眼睛一直盯着白鹰的眼。
    白鹰也盯着楚狼,双方以这种方式对峙着。
    也在“磨”着对方。
    看谁先服输。
    没有楚狼命令,无人敢打扰楚狼。
    在屋内也不知白天黑夜,楚狼和白鹰对视了一天半时间,楚狼也真有股狠劲儿,期间屁股都没离一下椅子。眼睛一直冒着红光。
    最终,白鹰崩溃了。它不断朝楚狼发出乞求的鸣叫,对视楚狼的眼神也不再犀利,高昂的头也垂下。
    楚狼笑了,他挥刀将绑缚白鹰的铁链都削断。
    再无束缚,白鹰也不敢攻击楚狼,它朝楚狼讨好鸣叫,还走到跟前用喙轻轻触楚狼面孔。
    鹰,终于臣服于狼。

章节目录

魔域九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天雨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雨寒并收藏魔域九重天最新章节